对话庞星火:将几十页流调报告浓缩成“小豆腐块儿”

2020-07-19 11:49       网络整理

  北京青年报记者对话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

  揭秘星火故事里的战疫历程

在疫情应对中,庞星火主要负责现场调查工作,包括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的实验室检测、密切接触者管理、信息报送等

在疫情应对中,庞星火主要负责现场调查工作,包括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的实验室检测、密切接触者管理、信息报送等

  持续了半年多,总共155场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已经出席了107场。媒体的报道涉及她,总是离不开“故事”两个字。“下面我通报确诊病例的情况……”“星火故事会会长”下午4点准时在发布会现场发声,吸引着无数网友屏声静气地倾听。透过照片和镜头,很多人以为她才四十来岁,实际上,她已年过花甲。

  庞星火除了在发布会上介绍病例、科普防疫知识,她的日常足迹还遍及首都机场北京口岸入境管理联防联控前方指挥部、两会保障、新发地市场……她枕戈待旦,哪里需要她就去哪里。她是同事口中的“定海神针”,是每天能睡够4个小时就觉得很幸福的“最忙陀螺”。她调侃自己“疫情是最好的减肥,这半年瘦了10斤”。日前,庞星火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讲述疫情防控策略,分享发布会背后的故事,还回应了网友的“挑刺儿”。

  谈新发地疫情应对

  疾控人一直在“站岗放哨”

  尽早发现、尽早控制、精准防控最关键

  北青报:作为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您在这次疫情应对中负责哪些工作?

  庞星火:其实经历过SARS、甲流、H7N9等疫情的考验,我们已经建立了相对成熟的应对机制,疫情一来,就迅速成立防控专班,建立不同的任务组,再在有序的引导下开展工作。我主要是负责现场调查工作,包括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样本的实验室检测、密切接触者管理、信息报送等。这部分最核心,压力也最大。一旦有情况,我们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制定防控策略。疫情期间,还负责一些重点区域的疫情防控,首都机场北京口岸入境管理联防联控前方指挥部、保障全国两会等等,服从组织安排,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北青报:这次新发地疫情刚来的时候,当时你们处于怎样的工作状态?

  庞星火:那几天市疾控刚开始调整工作模式,准备切换到“平战结合”状态,一部分人继续做疫情防控,一部分人做常态化工作,这个机制刚调整好的第二天,也就是6月11日凌晨,我们接到了西城区的报告。

  北青报:当时您是什么反应?

  庞星火:我心里咯噔一下,又是一场硬仗。接到报告后,我连夜赶去西城区疾控中心现场了解情况。我们首先要把这个病例隔离,再找到他的密切接触者,详细摸排他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寻找感染来源是最难的,因为当时北京已经连续56天没有新报告病例了,而且这个病人没有任何外出史、接触史,出现得很蹊跷。

  我们得在最短的时间内锁定感染范围。我们一宿没睡,马上向市里报告,布置流行病学调查和采样,迅速给大家分工。市疾控所有人都行动起来了,排查了这个患者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最终不到22小时锁定了新发地批发市场。

  北青报:当锁定疫源地是新发地批发市场的时候,您当时是什么想法?

  庞星火:我感觉到处置的复杂性,因为这是新发地批发市场,太大了,是全国性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人员流动性非常大、流动范围又非常广。我们所面临的防控难度大、工作任务艰巨,不亚于上一轮疫情。其实当时疾控人员已经很疲劳了,今年的疫情持续时间太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又来了一场硬仗,必须硬着头皮上。

  北青报:您当时想到了怎样的应对方式?

  庞星火:锁定新发地后,我第一反应是绝不能出现社区传播,更不能让病例疏散到全国,所以要第一时间把疫情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结合当时的病例情况、环境和人员样本检测结果,以及病毒传播性强的特点,我们分析会有进一步传播的可能,所以在6月13日凌晨3点,市里没等天亮就把新发地市场封闭了。这一招儿市政府非常迅速果断,我们就是在和病毒赛跑,要跑在病毒的前面。

  北青报:这次对新发地和周边小区的隔离管控有什么特点?

相关推荐